大乐透尾数走势图 ?

無需注冊,直接用這些賬號登錄

操作成功

3秒后自動關閉

操作失敗

3秒后自動關閉

分享到
推薦人:黃晨
關注Ta的:
九個頭條發起人。

為救兒子,她為“魔鬼”彈琴,“魔鬼”流淚后舉起了屠刀……

關注Ta的:


1、為救兒子,她為“魔鬼”彈琴 “魔鬼”流淚后舉起了屠刀


1943年,捷克斯洛伐克的特雷辛集中營,一位優雅的女鋼琴家正在演奏著肖邦的練習曲。

臺下,坐著大約150位觀眾,個個身穿筆挺的納粹軍服,陶醉地欣賞著這經典的曲目,黑白鍵此起彼伏,美妙的音符飄揚在整個禮堂,聽到動情處,許多軍官流下了感動的淚水——音樂,真的會令人的精神境界得到升華。

流過眼淚之后,這群穿著軍裝的“魔鬼”,舉起了屠刀,殺掉了這位女鋼琴家的家人,為了能夠繼續欣賞她的演奏,留下了她和小兒子的性命。

這位女鋼琴家,就是2014年以110歲高齡去世的捷克人愛麗絲·赫茨索默,她是納粹集中營中年紀最長的幸存者,她的故事,被拍成電影《六號女士:音樂拯救了我》,獲得了第86屆奧斯卡最佳紀實短片獎。




愛麗絲·赫茨索默,憑借著音樂的力量,在大屠殺中保住了自己和兒子的性命,但她卻再無力阻止自己的丈夫、父母、祖母被納粹殺害。她在那段艱難歲月中展現的堅韌優雅的品質,感動了許多人。

1903年,愛麗絲·赫茨索默出生在捷克布拉格,她的父母都是當地有名的知識分子,家中經常開辦知識分子的沙龍,她從小就經常見到卡夫卡、古斯塔夫這些名人。她5歲開始學習鋼琴演奏,10歲就常和一些作曲家在一起討論音樂,她的目標,是成為貝多芬那樣偉大的音樂家。

但是,納粹的鐵蹄徹底踏碎了她的“貝多芬夢”,她們全家被抓進了集中營。

“當我看到我奶奶走進集中營的時候,我無能為力,之后我再也沒有見過她,那是我一生最無助的時刻”。這是她對集中營的第一映像,而災難也才剛剛開始。

她的父母、丈夫分別被殺或病死,因為她鋼琴彈得好,一位納粹軍官“開恩”,保住了她和兒子的性命,條件是她必須給他們演奏。

在集中營,她每天演奏8小時,大多是肖邦的練習曲。

“當我還能彈琴的時候,就不會太糟,通過音樂,我們活了下來,每一天,生活都是美麗的”。巨大的痛苦,只能通過不停地演奏來使自己不崩潰。

而她的演奏,也打動了許多手上沾滿鮮血的納粹軍官。

一位納粹軍官曾對她說:“我愿意坐在那里,連續幾個小時聽你的演奏,我從心里感謝你,你幫助我們讓心靈起死回生”。

音樂是人類共通的語言。令人深思的是,那些被音樂感動的納粹軍官,是怎樣一邊升華心靈,一邊屠殺平民的?他們的內心,究竟是怎樣想的?

2、殺人后 他坐下來彈了一曲巴赫


電影《辛德勒名單》中,一位納粹軍官帶領著士兵沖進猶太人的家中,將一家人殺死之后,他坐在一架鋼琴前面,彈起了最喜歡的巴赫的鋼琴曲。




殺人,對于他來說,并無任何負罪感,甚至是剛剛完成了一項光榮的工作,彈會琴來休息一下。顯得那么自然,那么平靜。

這讓我聯想起當年“紅衛兵”,他們沖進別人家中,打人、抓人、抄家,沒有絲毫的罪惡感,一聽到革命歌曲,還會激動地流下眼淚。

納粹軍官們之所以能夠一邊殺人,一邊欣賞音樂讓心靈升華,是因為在他們心中:法西斯本身,同樣是一種美。

二戰期間意大利的獨裁者墨索里尼就曾這樣說過:“所謂法西斯主義,首先是一種美”。

曾經夢想當一個畫家,多才多藝的希特勒,深諳這種法西斯美學。

從最細節的地方來說,希特勒親自設計了納粹軍裝。“只有軍裝足夠帥,年輕人才會愿意來參軍”。

可以說,納粹的軍裝直到現在,依然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帥的軍裝之一。




從大局來說,希特勒和其手下設計了一整套極具“法西斯美學”的系統,讓每個置身于這個系統中的人,都被這種“美”所折服。

最能說明這種“美學”的,是一部叫做《意志的勝利》的紀錄片。

該片記錄了1934年希特勒在紐倫堡支持召開黨代會的場景。經過女導演萊尼·里芬斯塔爾天才般的拍攝手法,這部《意志的勝利》,將剛剛從一站失敗的屈辱中站起來的德國,描繪成重返世界大國行列的場景,并將希特勒和他的納粹黨描繪成帶領國家崛起的英雄。

這部影片,有著恢宏的敘事,場景中處處體現出強大的力量、秩序、統一整齊之美。









當然,元首激情的演講、偉岸的形象,也時刻出現在這部影片之中,使得看過這部影片的德國人,都心甘情愿追隨他。





即使是多年以后,這部影片依然有著巨大的力量。在中國的課堂上,教授們甚至不敢把《意志的勝利》放完:“它的力量太強大了,我擔心我的學生如果把片子看完,就會變成真正的納粹”。

正是這種“法西斯美學”,讓渺小的個體在整齊劃一的人海中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。

正是這種“法西斯美學”,讓德國的士兵們聽著貝多芬和瓦格納的音樂,在戰場上奮勇殺敵,甚至是按下毒氣室開關事都顯得激情四射。

正是這種“法西斯之美”,讓整個德國為之淪陷,親手選出了希特勒這個魔頭,帶給德國和全世界一場災難。

3、法西斯再美 也抵不過自由的美


然而,法西斯再美,也抵不過自由的美。

二戰過后,人們對于法西斯主義有了深刻的反思。

小說《1984》的作者喬治.奧威爾說:“齊步走是世界上最為恐怖的景象之一,是一個赤裸裸的權力的宣言,它正在宣稱的是:是的,我很丑,但是你不敢嘲笑我。”

但這樣丑陋的權力始終會有失敗的時候,丑陋始終是丑陋。

1945年,二戰結束了,集中營被解救了。愛麗絲·赫茨索默和她的兒子幸存了下來。

她帶著兒子來到了以色列,在她的培養下,兒子也成為一名優秀的大提琴演奏家。2001年的時候,64歲的兒子去世了,她一個人搬到了倫敦的一間公寓里。

提及兒子的死,她顯得很平靜:“他是我最杰出的作品,感謝他陪伴了我人生最幸福的一段旅程”。

在倫敦的時候,人們聽聞了她的事跡,總會有人來看望她,聽她演奏鋼琴。

有一些德國人也慕名而來,但他們會先在門口問一句:“我們可以進來嗎?您不恨我們嗎?”她回答:“我從不仇恨,仇恨只會帶來仇恨”。然后為訪客演奏一曲,來訪者都會為之潸然淚下。

即使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年,109歲的時候,她每天10點依舊會坐到鋼琴前,演奏著美妙的音樂。

那才是真正的音樂之美,人性之美,自由之美。

文章來源:海那邊
分享到

相關頭條

2019-02-25發布在海外情報社
殺死400頭大象的中國大媽
搜房網莫天全率領房天下2萬員工推動房地產服務規范化專業化
九個頭條網移動端
大乐透尾数走势图